盟员、科幻作家刘卫华在市广播电视台谈科幻创作

作者:民盟市委 发布时间:2018年6月26日 点击数:1077

 

  6月26日,盟员、科幻作家,原盟市委机关干部刘卫华应齐齐哈尔广播电视台邀请,来到市电台的《文化鹤城》节目,就科幻小说创作回答了记者提出的一些问题。以下是此次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欢迎刘老师来到《文化鹤城》节目与我们一起谈谈您的科幻小说创作。
  记者问题1:刘老师,您觉得科幻小说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小说?您是怎么喜欢上科幻小说写作的?科幻小说对您意味着什么?
  刘卫华:关于科幻小说的类型:谈到科幻小说的类型,我很喜欢的已故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曾经为其下过这样的定义:它是一种文学,它是人们对科技方面发生的变革、达到的发展水平的一种反映。再具体地说,就是以有科学依据的幻想为故事主要情节的小说。这种小说应该具有文学性、幻想性、科学性、时间性、现实性这五个基本特征。这样的定义实际上就决定了一篇具备了这五个特征的科幻小说,其创作的难度并不亚于现实题材的小说,有时甚至比后者的难度还要大。
  作为一种科学、严肃、前沿的文学样式,科幻作品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且不说世界公认的科幻之父、法国著名科幻作家凡尔纳关于电视、潜艇、火箭、登月的幻想已经变成了现实,就是近些年才出现克隆技术、激光、粒子武器、卫星技术、超级计算机技术、也都是出自现代、当代一些科幻作家科幻小说中的构想。更何况科幻作品不仅能给人以思想上的启迪、激励,而且也能使读者从中了解一些现实的科学技术及发展动向。
  怎么喜欢上科幻小说写作
  谈到我是怎么喜欢上科幻小说写作,那和我在小学三年级时读到的一部前苏联科幻小说有很大关系。那是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阿列克塞.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 就是那位写过《苦难的历程》三部曲的著名作家,写的中篇科幻小说《阿爱里塔》,在阅读这篇小说时,我如获至宝,产生了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感觉。它的新奇而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内容强烈地吸引了我:小说描写苏联科学家罗希经过长期试验,研制了一艘星际宇宙飞船,并和红军战士古谢夫一起乘这艘飞船飞往火星。在火星上,他们在进行科学考察的同时,还模仿十月革命,组织火星当地受压迫的劳动者起义,奋起反抗独裁者。起义失败后,二人历经千难万险返回了地球。而作为小说书名的“阿爱里塔”是火星独裁者的女儿,她和罗希有一段充满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
  《阿爱里塔》使我领略了科幻小说在众多文学样式中的独特魅力:它不仅有一些血肉丰满的人物和一个曲折精彩的故事,还有大量的科学知识内涵,还表现了作者在科学发明、发现方面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预示了科学发展的美好前景。
  一口气看完这篇小说,已经是傍晚时分。我伫立在劳动湖畔,寻找到那颗亮度仅次于金星和木星的火红色星球,长久地凝望着……目光再转向繁星如海的夜空,想着从记事起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天空到底有多少星星?宇宙到底有多大?它真是无边无际吗?那么它就应该无始无终吗?这些就连大多数科学家也在考虑着的问题,使我对科学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虽然我不能成为科学家,但我可以通过科幻小说这种方式表达我对科学的一些认识和想法,当然也可以有自己科学想象中的创造和发明,这就是创作科幻小说……创作科幻小说的愿望也就是在那个夜晚产生的。
  科幻小说对我意味着什么
  对于我来说,创作科幻小说的目的除了认识到科幻小说在社会生活中所起到的特殊作用,更主要的是源于我对从事科学研究事业,或者说是当一名科学工作者的向往。
  我虽然最终没有能够成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但我创作了几十篇涵盖了天文、宇航、物理、生物、医学、军事、体育等科学领域的科幻小说,以文学的形式体现了自己涌动在脑海中的对于科学创造和发明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这些想法以科幻小说发表的方式得到了社会的承认,也就部分地通过文学这种变换角度的方式实现了自己追求科学的理想——虽然我这一生成为不了真正的科学家,但作为科幻作者,也同样享受到了科学家的那种想象力得到承认的独特快感,这是一般的人所难以理解、更不能乐在其中的。
 
  记者问题2:刘老师,您写的少儿科幻小说和您的童年经历有关吗?您写作太空探索科幻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什么?
  刘卫华:关于少儿题材科幻小说:您所提到的少儿题材科幻小说在我写作和发表过的科幻小说中占有相当一部分数量,这些少儿科幻小说和我个人的童年经历关系不是很大,虽然我的童年时代在雷锋精神感召下也做过一些拾金不昧、帮助老人劳动的好事,但这些小说的创作更和我童年学习过的一些少年英雄事迹有很大关系,比如小说《第二次出击》、《弥尔》、《白孩儿》都是描写外星孩子或普通少年是怎样舍己救人、英勇献身的,我的童年时代是崇尚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时代,写出这些故事就是受了学习过与敌人英勇斗争的刘文学、火车面前奋勇救人的戴碧蓉、将日寇引入包围圈的王二小等中国少年英雄感人事迹的影响。因为我觉得,不管是现代和未来,舍己为人都永远是青少年所应该崇尚的美德。
  太空探索题材小说的创作灵感
  太空探索题材小说是我最喜欢阅读的科幻小说的一种题材,当然也就是我科幻小说创作中最主要的内容之一。说到写作这类科幻小说的灵感,主要是因为从小就对宇宙的奥秘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喜欢天文学知识。我长期比较系统地学习天文学知识,学习宇宙起源及未来命运的有关知识、学习宇宙中各种天体、各种现象的有关知识。在初步掌握一些粗浅的天文学知识的基础上,根据自己对天体知识的理解和科学的想像,构思出这类题材的小说。
  比如,发表于上海《科学画报》的《木星漂流记》这篇小说,虽然发表的小说只有几千字,但准备写作这篇短篇小说却花了我数年的时间,写作之前,我广泛大量地收集学习国内外天文学界关于木星的知识,研究木星的结构、木星的大气和风暴,科学地想像人类如果置身木星之上,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会有怎样的感觉,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在此充分准备的基础上,才创作了这篇大概是国内第一篇能够比较真实客观描写木星外部、内部结构和风景的太空探索小说。在这个问题上,我要说的是,创作科幻小说不是仅靠想像力凭空产生的,很多有一定科学性的科幻小说的构思和创作主要还是来源于相关科学知识的勤奋学习和长期积累。
 
  记者问题3:刘老师,您的科幻小说集《冥王星上的鲜花》获得高度评价,您认为这部书中您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什么?
  刘卫华:坦率地说,小说集《冥王星上的鲜花》发行量不高,影响力也不是很大,但其中的一些科幻小说是发表在一些国内知名科学杂志上的,这些杂志有的单期发行量达百万册,所以发表在那些杂志上的科幻小说感觉要比收集在小说集里的小说影响力更大。说到书中比较受读者欢迎、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品,主要有《怪物世界》、《魔域》、《木星漂流记》、《水星行动》、《S禁区之谜》、《追捕斯莫克》、《汽车捕捉器》、《白祸》、《复仇之旅》等。
  生物学题材的《怪物世界》是描写动物拟态现象的,是科学构思和故事情节自己都比较满意的小说,发表在国内知名科普杂志《科学画报》的创刊70周年、出刊800期的发行量很大的纪念刊上,使这篇小说有了数量很大的读者群。
  也是生物学题材的发表在北京《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的《魔域》想像了既可以分解也可以聚合的奇异动物,并以此类比人类社会的一些现象,受到该杂志编辑的推介。并被有关画家以该小说为构思内容创作了和小说同名的油画《魔域》,发表在有名的《奥秘》杂志上。
  刚才提到的《木星漂流记》天文学知识有比较扎实的基础,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写太阳系行星水星的(最靠近太阳的行星)《水星行动》虽然是科幻小说,但采用了比较惊险的侦探小说的写法,很受读者欢迎,不但在《科学画报》上发表,还被《科海故事博览》杂志转载,又被发行量很大的《飞碟探索》杂志收入该刊25周年的典藏本。也许是我所有的科幻小说中读者数量最大的一篇小说。
  《S禁区之谜》是关于噪声污染控制的,字数仅两千多字,但却有着“另类”的影响力,先是发表在山西《科学之友》杂志上,后又被改编为连环画,发表在《奥秘》杂志上,在文字和画面俱全之后,后来却被一位所谓的作者抄袭了,堂而簧之地发表在上海《自然与人》杂志上。经过作者与《自然与人》的一番笔墨交涉,最后以该杂志和抄袭者在杂志上向我公开道歉,了结了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官司。
  发表在《科学之友》杂志上的中篇小说《追捕斯莫克》,在该杂志上连载三期,可以说是国内第一篇宣传吸烟的危害性、反对吸烟的科幻小说,据该刊的编辑向作者反馈,该作品在读者里的反响很大,收到了一些读者来信。
  十多年前在《科学之友》发表提倡控制汽车数量的科幻小说《汽车捕捉器》时,全国私家汽车的数量还远没有像今天这样多,造成的空气污染和能源消耗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但小说对当前汽车数量疯长和造成的严重的环境危害还是有一定预见性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算体现了作者的一种社会责任感吧。类似题材还有固体垃圾造成公害灾难的中篇小说《白祸》。
  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上的《复仇之旅》既是社会题材,也是少儿题材,小说以科幻小说的形式表现了震惊中外的人类惨案南京大屠杀,小说以追思历史和爱国想像的方式再现了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是作者多年关注这段历史的用心之作,表现了作者对30万死难同胞的深沉感情。
  以上泛泛地提到了几篇自己比较有影响力的作品,如果要特意指出一些代表作,那么,《怪物世界》、《木星漂流记》和《水星行动》是自己比较满意和喜欢的,三篇小说共同的特点是:有一定的科学性;想像力比较强;故事情节比较曲折,能够吸引读者。
 
  记者问题4:刘老师,您认为科幻文学应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您对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状况了解是怎样的?以您本身的经历,您觉得中国跟外国的科幻小说创作的区别在哪儿?
  刘卫华:这个问题有点大,我只能谈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简单理解,观点不一定正确:
  首先,在这个科学技术发展改写人类文明的时代,科幻文学不仅要着眼于描写个人个体经验,还应该要暴露一些全人类所共同面对的问题。科幻文学的社会责任,就是去思考其他普通人所没有思考到的问题。比如全球变暖、气候变化、石油、煤、海洋资源枯竭、南极的臭氧层空洞……
  其次,要用科幻文学的形式,潜移默化地逐步提高人民群众对科学的认识,自觉主动地学习科学知识,破除封建迷信思想,减少不尊重科学的愚昧思想认识,使人们能够以科学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事物,看待世界,进而以科学的态度和精神去建设一个新世界。
  再次,提高广大青少年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培养青少年对科学的热情。
  科幻文学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未来为国家培养一批献身科学的优秀人才,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为文明社会的进步贡献力量,建设科技高度发达,文明水平极大提高的国家。
  中国科幻小说现状
  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蓬勃一时。文革期间,科幻小说和其他形式的文学作品一样受到摧残。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科幻创作在数量和质量上达到过前所未有的高峰,涌现出郑文光(代表作《飞向人马座》)、童恩正(代表作《珊瑚岛上的死光》)、叶永烈(代表作《小灵通漫游未来》)等一批知名科幻作家和大量的科幻作品。我国各省出版部门也都乘着全国科学大会之后、国家重视科普创作的东风,在这个时期创办了自己的科普期刊,几乎每期都发表科幻作品,比如我省《家庭生活指南》的前身《科学时代》杂志就经常刊载科幻作品。
  在此以后的一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我国的科幻创作一度陷入低潮,但一些科幻作者仍然在辛勤笔耕。
  1991年5月在我国成都召开的世界科幻协会年会,给不太景气的中国科幻创作带来一股强劲的春风。这次年会对中国科幻创作产生了积极的深远影响,科幻创作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更加成熟的高峰期,以刘慈欣、郝景芳、韩松为代表的实力更加雄厚的中国科幻作家群体也迅速形成了。
  近年,刘慈欣的《三体》、郝景芳的《北京折叠》在世界科幻小说大奖“星云”奖评奖中相继获奖,更是奠定了中国科幻作品在世界科幻文坛中的重要地位。目前,国内一些主流文学杂志,如《人民文学》、《小说月报》也对科幻小说关注起来,经常刊载科幻作品。一些有条件的大学也为热爱科幻创作的大学生专门开设了科幻小说创作课程,使有志于科幻创作的青年学生可以系统地学习科幻创作知识。国内的一些知名科幻杂志,如《科幻世界》、《新科幻》等也提高了办刊质量,一些新的科幻杂志如《科幻立方》等也纷纷创刊。大、中学生中爱好科幻小说创作的青少年越来越多,成为中国科幻创作的后备军;近年新创作的一些科幻小说在科学含量越来越高的同时,文学性也越来越强;
  目前,中国的很多科幻作家更注意以科学的目光关注社会问题;科幻小说在文学性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和主流文学创作渐渐融合,并有主流文学所起不到的警世社会、预见未来的独特作用。
中国与外国科幻小说创作的区别
  我在写作科幻小说的同时,也看过一些中外科幻作品,坦率地说,外国的作品看的多一些,喜欢的科幻作家很多,如美国作家阿西莫夫、前苏联作家别里亚耶夫、英国作家阿瑟.克拉克、日本作家星新一和小松左京等。中国的作品看的少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作家也不是很多,创作过《宇宙墓碑》、《医院》等科幻小说的科幻作家韩松是我感兴趣的为数不多的中国科幻作家之一。
  在作家成分构成方面:外国科幻作家中真正懂科学的很多,有的本身就是科学家或科学工作者,还有一些虽然不是职业科学工作者,但也是理工科大学毕业的。比如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写作科幻小说的同时,也写了很多科学著作。而中国科幻小说作家虽然爱好文学的人很多,但真正懂科学的人并不多;像刘慈欣这样的以工程师为职业的作家很少,多数都是记者、教师和大学生,他们的科学知识水平可想而知。
  科幻小说分为“硬”科幻——科学性很强的作品、“软”科幻——幻想性强、科学性差的作品 两类,外国科幻小说因为作者职业、专业成分的构成关系,写“硬”科幻的作家居多,比如日本科幻小说作家小松左京的科幻小说《日本沉没》就是地震知识非常丰富科学著作,英国科幻作家克拉克通过他的小说《天堂的喷泉》提出了发明通讯卫星的想法。而中国科幻小说偏“软”,不但科学知识含量很少,甚至还违背科学知识。我看过一篇科幻小说的篇名,叫什么《我坐在海王星上吃早餐》,稍微懂点天文学知识的人都知道,海王星和木星一样,是外层为气体的行星,人是不能坐在上面的。还有的科幻小说甚至与玄幻、神话等联系到一起,不厌其烦地提到在科学上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时代“穿越”,一些影视剧也跟着凑热闹,把“穿越”当成剧情的主要内容。
  外国科幻小说题材更广泛一些,涉及到了科学知识的各个学科门类。表现形式也是丰富多彩;有书信的形式,有对话的形式,有一篇小说还把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的每个元素当做章节的小标题,很有趣味。而中国科幻小说题材比较狭窄,太空、机器人题材多一些,生物、环保类题材少一些。表现形式也比较少。
  外国的文学性强一些,有的甚至从文字上根本看不出是科幻小说,是人情味很浓的文学作品,只是把某种科学观念曲折地在作品中体现出来。而中国的普遍文学性差一些,很多的科幻小说都是给自己提出的科学观念勉强加上一个编造的故事外衣。我自己的一些小说也有这样的现象。
 
  记者问题5:刘老师,您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有没有打算以家乡齐齐哈尔为背景来写一部科幻小说?您对有志从事科幻小说创作的青年作者有哪些建议呢?
  刘卫华:关于创作计划,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近几年创作的现实题材小说多一些,科幻小说少了一些。就科幻小说创作来说,我很想写一些既有相当篇幅,又有丰富内涵、深刻思想的作品,并且已经有了一些构思,打算在想法逐步成熟、素材和科学知识准备充分之后再动笔去写。我也希望在生命最后的一些年能够写出一些自己满意、读者也喜欢的科幻作品。
  家乡背景的科幻小说
  提到以家乡为背景写科幻小说:虽然此前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您的问题使我受到一些触动,让我对此发生了很浓厚的兴趣。实际上,以家乡为背景的小说我已经写过,不过是30年代的抗战题材。还因此收集了很多关于我市的风土人情资料,以后也许会把这些资料应用到科幻小说创作中去。
  我想,如果以家乡背景进行科幻创作,题材会有很多的,如扎龙湿地的未来;齐市工业发展的美好前景;继翟志刚、刘伯明之后的鹤城航天员前往月球、火星或更远的宇宙空间;鹤城科学家、劳动者新的发明创造等等。
  对从事科幻小说创作的青年作者的建议
  一要多读中外文学名著,提高自己的文学鉴赏能力和文学创作水平。
  二要多增加自己的人生阅历,使自己的作品内容更有丰富的素材和广阔的空间。
  三要多学习科学知识,不但要学习著名科学理论著作,如《相对论》、《时间简史》、《果壳里的宇宙》、《寂静的春天》等。还要经常阅读国内各种科普杂志,从中学习最新的前沿科学知识,掌握国内外科技发展的动向,不断更新自己的科学知识储备。
  四要多读中外优秀科幻作品,学习、借鉴优秀科幻作家的思维方式和写作方法。
  五要进一步开发自己的大脑,不断增强自己的想像力、创造力。
  六要多进行科幻小说创作,这是最重要的。多求教名师,经常和科幻创作爱好者进行切磋交流,以提高自己的科幻创作水平。